序章之 heart of ocean

好几年前的第一篇,虽然中二,但是不改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元1206年,

23:30,Suburb of London,England.

Eamon Earl,house

   “Vam.........vam......no!!!”男人惊恐而害怕的神情是他死之前的最后表情。直到最后,那个词才从男人的嘴里说出,“vampire.”

    第二天的清晨来临,几只乌鸦站立枝头,看着面前那经过大火焚烧而破烂不堪的府邸,焦灼的味道依旧很浓,几乎遮盖了腐肉的味道,这让乌鸦很是不爽。时间静静流逝,终于,...

Helen's skin(上)

歌词取自《信仰》,本文寻思许久,故事的开头依旧无从说起,望见谅。前几天突然领悟了《信仰》的内容,不过可能与这篇文无太多关系。

这篇是《Lilis的宝藏》系列的第二个宝物。这个系列可能像《哑舍》这一类的书,不过是可拆的单篇,没有一个大主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每當我聽見憂鬱的樂章,

勾起回憶的傷。

漫天的飄雪在街邊收音機的悲歌裏,像是從天堂墜落下來的墮天使,越是往下跌落,越是輕飄飄而無形色。墜落在骯髒的水泥地上,墜落在黑暗的街角裏,墜落在失意著的熾熱心頭間。

在廣場噴泉處,一個有些失魂落魄的人,沒有撐傘,也沒有戴帽子,他的傘就在一旁的地上展開的扔在那裏,他的連衣...

【山雀】番外之见家长了

以最潦草的方式地写完2018年最后的一篇文。

至此,2018年的梗债也就此结束。

这一年,感谢所有的陪伴以及相遇!

2019年应该还有一篇同人文结束后,便是原创文了!

提前,元旦快乐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张日山跟罗雀回到北京之后,张日山就在尹南风面前摊开了牌。在古潼京的期间到现在的坦白,尹南风已经彻底承认了这个事实。

他们的婚礼并不华丽,也并不引人注目,低调的没多少人知道,甚至连九门的人都并不完全清楚,更不用说知道这俩个人已经结婚了。

结婚是张日山提出来的,尹南风跟罗雀本来是反对的,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况且一个拜堂成亲又拿不了结婚证的仪式何必拥有。...

勿要

勿把自己当世界,

勿把糟糕乱泄愤,

勿把出名当荣誉,

勿把喜悦乱分享,

勿把风潮当追求,

勿把自利变刀刃,

勿把自私当有爱,

勿把障碍皆脚石,

勿把个句当箴言,

勿把箴言去诋毁。

Merry Christmas

Merry Christmas!

@溪溪溪溪溪溪兮 感谢灵感,就当圣诞祝贺送了

那是冬天里最热闹的几天,大街小巷中装饰的是闪闪发亮,一对对的小情侣相互依偎着,一户户家庭嬉笑打闹着,那一天,是耶稣诞生的日子。

鹤丸猫是个不安分的主儿,如今既然有本事去追跨种族的三日月狗,那么刚刚在结实的冰面上旋转跳跃间噗通掉下水的本事,鹤丸猫当然也就是有的了。若不是三日月狗就在岸边看着,第一时间就跑过去救猫了,否则鹤丸猫即使有9条命,身为一只旱鸭子,那也是一百条命也没用的。

三日月狗天生会游泳,下去了也没多久就把鹤丸猫给救上来了。只是这大冷天的,又下了寒水,这一猫一狗那是瑟瑟发抖的,都能感觉到毛...

【山雀】罗雀要有些作为了(12完结)

这章一共8246字。

第一卷正文总字数47201字,第一卷就此完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张日山坐在床边,想抽根烟却找不到烟在哪里,找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是给扔车里了,无聊的只能出去走走,顺带着看看周围的形势。大白天的,整个营地却并不热闹,反而显得有些感悲,远处的沙丘边,不同门派的人聚在一起,似乎在铲沙,沙地上横躺着几具因是死了的残体,还能有时间拖出几具尸体来,看来不是里面是不是有多凶残,而是领头的残了先逃命了,呵,废物。之前漫步在营地里的时候,被新月饭店的人攥住说了这次下地后的大致情况,因此这在地下都遇到了什么,张日山不怎么多想都能猜出个七八分来。自己曾是这个项...

一只猫跟一只狗的相遇

短小精炼无后续

――――――


鹤丸猫觉得自己谈恋爱了,对方还是一只品种不同的狗。

那是一个不算晴朗的日子,刚下过雨,鹤丸猫从屋檐下走出来,继续漫步在路野间,寻找着下一家可偷食的。鹤丸是只野猫,当然,从奶猫起是只家猫,只是家没了,就变成了野猫。说他没心没肺,那也不尽然,毕竟他当时绝食过,好吧,绝食跟吃了点的差距还是很大的。反正,鹤丸猫此刻走在人生的转折点处。

悠哉悠哉的,就看到了远处围着一群狗,一只两只三只......一共六只狗,个个比自己高大,鹤丸猫觉得自己栽了,今天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太阳呼吸空气了。一只狗都够自己受的,这一来还突然来了六只。此刻的鹤丸猫只想仰天长啸“哦!上帝,您忠诚的奴......

【山雀】罗雀要有些作为了(11)

我以为我一章就能结束第一卷,却忘了从金水他们逃出来到张日山鉴定石碑,这中间的留白有这么的大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营地里没有什么人,各公司都只留下了几个人守在营地里,罗雀环顾了一圈,看到熟悉的脸,确定是新月饭店的人,才信步过去,走到面前,确认了身份,“要带的人来了,老板呢?”

那青年往后看了看张日山的方向,斯文儒雅,白发横生,是个大学士的模样,长得也跟报纸上那些大学士一样的威严,视线转回来了,眼里透露着疲惫,“睡了。舟车劳顿的,你先带教授去歇息吧,等明天老板醒了再说。”青年指了个方向,随后又打了个哈。

“行,辛苦了。”罗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哀叹了一气,做足了...

【山雀】看了后面的时候想出个小结局,不是正文结局-_-||

我以为我的太阳是佛爷,可是当我走出古潼京,站在一望无际的白沙上,那个人,朝我跌跌撞撞的奔过来,迎着烈阳。我才发现,佛爷只是我的露水,滋润着我这步步的成长。而眼前有些狼狈却带着欢喜的少年,才是我的太阳,他的光芒将我身体的每一寸都包裹住,温暖且幸福的叹出舒适的呻吟。

他是直接撞进了我的怀里,炽热的让我想去狠狠地融合。见过飞蛾扑火吗?我是那只飞蛾,而他就是那团火,让我心向往之,不惧死亡。他渗透到了我生命的每一个角落,占据了我未知的未来,点燃了我黑暗的过去。

罗,生来包容万象而生的罗,是个圈,从光年的距离缩减到一条衔尾蛇的半径,掉在了我的心海。雀,吵吵闹闹的,却不让人生厌,反到生出了几分欢喜,傻乎乎的总是...

来了

说半夜更就是半夜更,然后不是小甜饼

这一篇是根据“我找了半生的春天,你一笑,便是了”这句话来的。

又是俗套的剧情,没办法

最后,“愿你的爱是你一生不变的幸福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不知哪里的小村庄。春天临来,整个村庄都被阳光笼罩,夏天突进,带来一片绿荫和各色交错的花儿,秋天缓急,只在连身上都闻到了舒心的桂花香才发现,冬天偷渡了进来,虽是凛冽,却带来了一年中最美的雪景。

三日月站在院落的中央,看着那几朵在积雪中已经长出花苞的待雪草,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被宽厚的大绒毛衣包裹着,可却是没有遮挡物遮挡住他的头,虽是大阳天。他的眼睛里有着并不快乐的东西,却不是对着那待雪草...

1 / 1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